瘦竹:读罢《肠子 》你真的昏倒了吗?

迪口游戏 2019-05-01 03:21134http://www.360574.comadmin

瘦竹:读罢《肠子 》你真的昏倒了吗?

《肠子》 [美]恰克·帕拉尼克 著 景翔 译 吉林出版集团2011年1月出版(点击图片阅读)

美国作家恰克·帕拉尼克的小说《Haunted》中国大陆版本《肠子》上市后,肠子、重口味、昏倒成了中国互联网上的热词,凡是读完本书的读者都会知道,无论是港台版的书名《恶搞研习营》还是大陆版的《肠子》,都不能准确地表达书中的含意,Haunted本意有备受折磨的意思,令人遗憾的是中文版的书籍里很少有以形容词来作为书名的,所以,尽管迫不得已,无论是港台版的《恶搞研习营》,还是大陆版的《肠子》都多少有些制造嘘头的嫌疑,从而多少有些误导读者。

谈及重口味,此小说的口味之重,在书中可以说随处可循,大陆版本失掉的《肠子》里,有因自慰而丢失了的胡罗卜(在写作营里,他们打算拿那根胡萝卜熬汤)、阻塞尿道的蜡痕、扯断了的肠子,在大陆版本保留下来的章节里,有《足部按摩》里的舔臭脚丫,有写作营期间的吃人肉、吃割下来的鸡巴,有《卡桑卓拉》里的尸体腐烂过程,有《斗垮斗臭》里的几位淑女对变性人的“体检”……,这些确实够“重口味”,但如果说就是这些让读者昏倒,我不相信,反正我没有昏倒。

我相信现代读者的心理承受能力,况且读者是从来不会把小说里的虚拟情节当真的,无论它们虚拟得有多么夸张。还有什么比人类的排泄物更“重口味”的?但这一口味不仅萨德侯爵在他的《索多玛120天》里已经多少品尝,就是在中国古代的历史上也不乏这样的品尝。那么是性吗,任何一部A片里出现的镜头可以说都超过了恰克·帕拉尼克的小说《Haunted》性的极限。是暴力吗?世界十大禁片里任何一个血淋淋的镜头,也超过了恰克·帕拉尼克的小说《Haunted》暴力极限。所以,我可以断言,那些说恰克·帕拉尼克《肠子》重口味的人,那些自称在重口味面前昏倒的人,对中国历史一无所知、没看过A片也没看过世界十大禁片,也不知萨德侯爵是著名的施虐狂,更不知他的那部让所有的倒胃的《索多玛120天》。

但是,你信吗?

如果说恰克·帕拉尼克在“口味”方面向萨德发起挑战是一次不新鲜的挑战的话,那么他对萨德侯爵的《索多玛120天》文本框架的直接继承或者抄袭则是他文体实验的彻底失败,说得直接一点他的文本实验毫无创新可言。在《索多玛的120天》(The 120 Days of Sodom)里,“四位高级妓女向四位堕落的权贵讲述淫猥奇事,作为插曲段落穿插在表现荒淫暴行的故事情节当中,以此来组织起作品的叙事。那四位权贵时不时地要在由八位男孩、女孩和其他两性随从组成的一个(所谓的)‘动物园’成员们身上实行这些被讲述出来的淫邪的性经验。所有的48人在长达四个月的时间里幽居于黑森林中的一座城堡之内。”在恰克·帕拉尼克的写作研习营里,48人变成了19人,120天就成了三个月,同样的自残与相残,同样的倒胃与变态,同样的城堡中的人一个个死去。

萨德好像一生下来,就长着反骨,他用他的一生嘲笑着人类的道德准则,他写过的许多反叛的书象他的人一样,流着刺人的毒液,一切的正统都视他为敌,他用他的一生和作品,探索着人类心灵的极限,为后世的哲学家推开了一道道虚掩着的门。他的《索多玛的120天》是人类堕落的极至,那么恰克·帕拉尼克的《肠子》又是什么?如果说萨德是第一个在马桶上签上名字的人,那么恰克·帕拉尼克就是第二个,他不是太笨,就是以为读者很笨。

在我看来么恰克·帕拉尼克的《肠子》的真正价值,既不在于它的“重口味”,也不在于它提供了什么新鲜的文本实验,而在于它对现代美国都市人群焦虑感的精确表述。它的“重口味”及文本都是为了这种精确表述而需要的伪装。

恰克·帕拉尼克借魏提尔先生之口说出了现代的焦虑感的成因:

“历史来的正是时候,污染、人口过剩、疾病、战争、政客贪腐、性变态、谋杀、毒品泛滥……也许那些事也不比以前更为严重,可是现在我们有电视推波助澜,随时会提醒你一种抱怨的文化,挑剔,抱怨、辱骂……,大部分的人都绝不会承认这件事,可是他们一生下来就抱怨不止,从他们把头伸进产房明亮的灯光之后,什么都不对,什么都不像原先那样舒服,或是感觉那么好……,单是为了让你那个愚蠢的身体能活下去所花的力气,单是要找吃的,加以烹煮,还有洗碗、保暖、洗澡、睡觉、走路、排泄和倒长的睫毛,都要花力气去应付。”

吉祥棋牌_棋牌赢钱_玩玩棋牌:瘦竹:读罢《肠子 》你真的昏倒了吗?

Copyright © 2002-2019 吉祥棋牌_棋牌赢钱_玩玩棋牌 版权所有 备案号:鄂ICP备12012349号-2 鄂公网安备6103270200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