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3万元 他 卖掉一个肾(图)

露娜露娜 2019-05-01 13:38151http://www.360574.comadmin

】 在线投稿新闻热线:0791-86849275【查看所有评论】

核心提示

有一个秘密在他心里藏了4年,从来不曾对人提起过,每次回想起时,都令他悔恨万分。不久前,国内众多媒体纷纷报道了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对全国最大非法卖肾案提起公诉一案,再次勾起了他对自己一段痛苦经历的回忆。4月16日,南昌小伙程昌(化名)联系本报记者说,他要揭露国内卖肾行业的内幕,因为自己一段卖肾的经历让他压抑太久了,同时他希望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劝告所有的年轻人,千万别像他一样走上非法卖肾的道路。

程昌卖肾流程示意

为了3万元 他 卖掉一个肾(图)

●2008年3月初,程昌乘火车抵达安徽巢湖,在巢湖呆了3个多小时后,被一名安徽男子带到山东菏泽市。

●在菏泽市呆了4天后,程昌被带到济南市,做肾脏移植配型检查。

●6天后,程昌被带到北京。在北京,程昌又接受了很多项检查。

●5月,程昌在一家不知名的医院接受手术。

●术后第5天,程昌忍着疼痛查询到自己的银行卡里多了3万元钱。

A 经营干洗店 欠下3万元高利贷

16日上午,南昌的街头阳光灿烂。按照事先的约定,记者前往南昌市南湖路和程昌碰面。当记者抵达南湖路一家饭馆附近时,看见一名身穿深色衣服年纪28岁左右的小伙子独自坐在湖边的椅子上,此人便是约记者见面的小伙程昌。程昌的身体很瘦,精神状态看起来不太好。“你真的卖掉了自己的肾脏吗?”记者将信将疑。“你看一下我的伤疤再说吧。”程昌叹了一口气之后,掀开了自己的衣服。记者在他的左腰部位,目睹了一道长约8厘米的伤痕。程昌说,他的伤口还算小,有的卖肾者伤口更长。什么原因让一个人走到卖肾的地步呢?接下来,程昌向记者讲述了卖肾的经过。

程昌告诉记者,他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上完初中后他便辍学了,后来在社会上混了很多年。2007年底,程昌决定开一家干洗店,当时他积攒了2万多元,但是开一家干洗店至少需要5万元,程昌知道家人帮不了自己,自从父母离异后,他一直和母亲生活在一起,母亲的收入也不高。想来想去,程昌决定找一个朋友借3万元资金周转两个月。那个朋友听罢,表示自己拿不出3万元,但可以出面担保帮程昌借到高利贷。程昌当时认为,只要干洗店开起来了,生意好,偿还高利贷应该没有大问题。谁料,干洗店的生意远没有设想中那样红火。眼看两个月期限就到了,放高利贷的人上门讨债。程昌无计可施,不得不请为他借钱担保的朋友出面。那个朋友答应出面请对方再宽限一个月,不过利息要加倍,程昌只好接受。

B 上网结识非法肾脏买卖中介

想什么办法才能还掉这笔债呢?

一天晚上,程昌在一家网吧上网时,偶然看到一条求购肾源的广告,发布广告者是安徽省巢湖市的一名男子。

面对高利贷的压力,程昌试着和求购肾源的安徽男子联系。对方接到他的电话后,表明自己只是中介,受人委托寻找肾源,因为有人患了重病需要换肾,对方开出3万元左右报酬。

走投无路的程昌决定去巢湖市走一趟。

“3万元就逼得你一定要卖肾吗?为何不向亲友求助?”记者问。

“你不了解我的生长环境,我家一直很穷,这个社会很现实,没有钱,亲友也看不上你,所以我也没有几个亲友可以求助,遇到这么大的困难只能靠自己想办法解决。”

C 成为“供体”被多次倒手

2008年3月初,程昌乘坐火车抵达巢湖火车站。下车后,一个看上去比他还小几岁的安徽男子将他带到当地一个小区的一套三室一厅房子里。在那里,程昌看到6个陌生人。安徽男子说,房间里有两个人和他一样,也是卖肾的,用他们的行话叫“供体”,其他人都是中介人员。在巢湖呆了3个多小时后,安徽男子便带着程昌和另外一名卖肾者乘上了开往山东的火车。

火车抵达山东省菏泽市后,安徽男子打电话叫来一名山东人。那名山东男子把三人带到菏泽市单县的一家小旅馆住下,小旅馆距离单县汽车站不到500米。在那里,程昌又看到了三名卖肾者。第二天,他和其他几名“供体”被带到当地一家医院做肝功能检查。4天后,山东男子把程昌带到济南市一家大医院做肾脏移植配型检查,当日又回到单县。之后等待了6天,程昌接到通知说要去北京做手术,因为他的肾脏和北京的一位名患者配型成功了。随后,山东男子陪程昌一同前往北京。

抵达北京后,程昌和山东男子乘坐地铁来到天坛附近一座人行天桥。两人等了一会儿,一名年纪30岁左右的胖子出现了。接上头之后,胖子给了山东男子一些钱,让山东男子带着程昌在当地一家小旅馆住下来。两天后,程昌又被胖子带到当地一家医院做手术前的各项常规检查。

吉祥棋牌_棋牌赢钱_玩玩棋牌:为了3万元 他 卖掉一个肾(图)

Copyright © 2002-2019 吉祥棋牌_棋牌赢钱_玩玩棋牌 版权所有 备案号:鄂ICP备12012349号-2 鄂公网安备61032702000211